她站了起來,將蓋頭扯下,深吸一口氣,“要我做小妾,那是做夢。”

  說著,她就要把衣服換下來,房門卻是被南宮易云打開。

  他一身喜服,顯得十分喜慶,看到她扯下了蓋頭,他也沒有去計較,只是上前去拉住她的手,“該拜堂了。”

  “南宮易云,你在開什么玩笑?”她不動,定定地看著他。

  “我不是開玩笑。”他很認真很認真的說,“今天,你必須與我拜堂。”因為過了今天,就沒有這個機會了。

  “我若不呢?”

  “那就這樣。”他點住她穴位,然后將她攔腰抱起,走出房門。

  “南宮易云,你想強迫我?”夜孤晴根本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他竟然又玩點穴這招?

  “嗯啊。”強迫又怎么樣,她又能怎么樣呢?

  鞭炮聲響個不停,夜孤晴被南宮易云抱著強行拜堂。

  “一拜天地。”

  “二拜三拜送入洞房。”隨著洞房二字的落下,婚禮告成。

  他將她抱回洞房,滿屋的喜慶彰顯著諷刺。

  夜孤晴快要氣瘋了,“你怎么可以強行娶我?”

  他松開她的穴道,然后直視著她,“因為這是我唯一能給你的。”

  話才落,便有小廝急切來傳話,“太子殿下,皇上病重,夫人要您立刻進宮。”

  南宮易云連喜服都沒有換下,便進了宮去。

  夜孤晴還站在原地,傻傻地回不來神。

  不到一個時辰,便有消息從宮中傳來,皇上病逝,太子南宮易云即位

  于是,夜孤晴忽然間明白了什么,她一下子從一個小小的卑微的丫頭角色成了南宮易云的第一個妃子。

  可是她還是不愿意。

  趁著府中上下所有人都忙得不可開交時,夜孤晴換下喜服,打包行李,然后留下字條,“抱歉,我不是夜孤晴。”在夜色中離去。

  趁著府中上下所有人都忙得不可開交時,夜孤晴換下喜服,打包行李,然后留下字條,“抱歉,我不是夜孤晴。”在夜色中離去。

  得知夜孤晴逃走的消息,已是次日,南宮易云要忙著處理南宮子盛的身后事,還有登基的事宜要處理,聽到府中的人傳來的消息。

  他瞇了瞇眼,下了他成為皇帝的第一條旨意,“無論她跑到天涯海角,也要把她給朕找回來。”

  (完)

  ps:住院,騰訊不能讓文斷更,所以此文到此結束,抱歉。結尾有點急了

看過《逼上花轎入深宮:錯愛冷血帝君》的書友還喜歡

疯狂的捕鱼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