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來小說網 > 絕世神尊 > 第十章板斧

  

  彭瑩瑩借著黃利這句話,瘋也似的離開黃利的房間。

  黃利徹夜難眠,老是想著,自己的仙力竟然能擊破青衣使者蘇人達的青霧,如果真的是這樣,那自己的仙力就已經很高了,但是就是不知道,是不是青衣使者蘇人達讓著自己。

  青衣使者蘇人達為人尊座下護法,他的仙力肯定與師公有一拼,但是就是不及師公,最少也能及師父吧,黃利想到這里想,難道我的仙力已經可能在師父之上了,這種想法在他的腦里僅僅是一閃而過,因為他覺得自己的仙力目前要超過師父,那簡直是不可能。

  黃利就這樣迷迷糊糊的想了一夜。

  天亮后,他趕緊起床洗漱,洗漱完畢后,他看見師兄、師姐已經慢慢的走進院子里,準備今天的修仙練習。

  黃利也很快的從房間里面出來,走進了修仙的隊伍。

  黃利站在隊伍里,看見別的師兄和往常一樣,也沒有對自己今天回來的稍遲一點來問。

  黃利的心有點沮喪。

  從這看來在五峰山第五峰自己在所有人的心目中都是若有若無,只有師姐還想著自己。

  但是今天早上師父并沒有像往常一樣來看他們修煉。

  黃利早早的昨晚功課,然后來到師父房間外面敲了敲門。

  “進來!”醇厚的聲音顯示出師父很健康。

  黃利慢慢的推開門,看見師父正在床邊打坐。

  師父微白的頭發、胡須和他蒼白的面龐融為一體,讓人看見此人已經是朽木一根,也讓人看著心酸。

  “師父!”黃利的眼淚好像要流下來。

  彭軍明慢慢的睜開他的雙眼,看見是站在自己眼前的是黃利。

  “利兒,你怎么來了?”彭軍明溫柔的問。

  “今天早上我們修煉的時候,我見您沒來,我就來看看。”黃利說到這里已經是淚流滿面。

  “你哭什么,師父沒事。”

  彭軍明看見眼前這個年輕的小伙子,心里真有說不出的難受,利兒已經被自己帶回八年多了。

  那個時候他記得,這個孩子絕對是修仙的好材料,仙族的各位師兄都想讓此子收歸自己門下,在師父仙尊的幫助下,此子終于成為我的弟子,歸我第五峰所有。

  但是,彭軍明發現此子的修煉程度,并不是八年前說的那樣。彭軍明在黃利身上所有的計劃慢慢的淡了下來,他發現,黃利其實也是一位很普通的修仙者。

  那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黃利從小就很聽父母的話,就是父母死后,父母夢中之言他也是言聽計從。這就導致黃利后來將自己修煉的成果深深的埋在心里,外人根本不知道,就彭軍明也不知。

  目前彭軍明的確對黃利有點失望。

  但是八年的生活,彭軍明已經將黃利當成了兒子,和他已經分不開了,這種親情并不是什么利益可以利用的。

  “師父,我昨天砍柴回來遇到了一位青衣老者,他說他是人尊座下護法名叫蘇人達。”

  彭軍明聽見黃利說到蘇人達的時候,一下子無神的眼睛里出現了光芒。

  “你說什么?蘇人達?”彭軍明著急的問。

  “是的,他說他叫蘇人達。”黃利說。

  “他再沒說什么吧?”彭軍明問。

  “再沒說什么?他用青霧攻擊我,被我用板斧擊散了。”黃利實話實說。

  “你說什么?你用板斧擊散了他的青霧。”彭軍明吃驚的問。

  “是的。”

  “利兒,你要給師父說實話,你真的用你的板斧將其擊敗?”彭軍明仍有懷疑。

  “師父,我說的是實話,我不知道是不是擊敗了,但是他的青霧向我襲來的時候,我用我的板斧朝著他的青霧砸去,他的青霧就散了。”黃利低著頭說。

  “利兒,你將你的板斧拿來為師看看。”

  “師父,我的板斧就是我平時砍柴的斧頭”

  “你拿來為師看看。”

  “是,師父。”

  黃利轉身離開彭軍明的房間回到自己住處,將那柄板斧取下來,拿在手里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什么。心里想,師父要看這么個黑東西干什么。

  黃利重新回到師父住的地方,將師父要的砍柴黑板斧交到師父手里。

  彭軍明鄭重的接過黃利遞給他的黑板斧,拿在手里仔細端詳,突然,他的臉色顯得極其凝重。

  “利兒,你實話告訴師父,此斧你從哪里來?”

  黃利看見師父的臉色這樣凝重,知道此斧肯定有非常厲害之淵源。

  “師父,這柄板斧有什么不對嗎?”

  “利兒,你告訴師父,這柄板斧從哪里來?”彭軍明的臉色有點凝重。

  黃利看見師父這樣的神情,他的舌頭舔了舔嘴唇說:“師父,這柄板斧是我從山上撿的。”

  “撿的?這么貴重的東西你在山上能撿到?”彭軍明有點不相信黃利的話。

  “師父,我真的是從山里撿的,我記得那次去砍柴,我拿的砍刀從一個山澗里掉下去了,我就下去找,結果砍刀沒有找到,找到了這柄斧頭。”黃利知道這柄斧頭關系著極大的事情,他趕緊將知道的事情都給師父說完。

  “山澗,此物怎會掉落山澗,難怪上任魔尊這么多年不知所蹤。掉下了山澗?”彭軍明自言自語的說道。

  “利兒,這柄板斧乃上任魔尊的成名武器。”

  “啊?師父,我不知道他是魔族之物,如果知道弟子就不會用其劈柴了。”黃利看見自己用了多年的東西竟然是魔族魔尊之物,你說他如何不害怕。

  “利兒,別擔心,此物是上任魔尊之物,此物很有反噬之力,聽你師公說,他很小的時候,就見我們仙族上任仙尊,也就是我的師公,說過,此物及其厲害,如果主人遇到危害,它就會脫離主人而去奪其危害主人之性命之人

  “啊?真的嗎?師父,我又沒有被其所傷。”黃利現在及其擔憂。

  “利兒,別怕,我觀察你并沒有被其所傷。”

  “師父,那現在怎么辦?”黃利害怕的問。

  “別害怕,這柄板斧到你手里有多長時間了?”彭軍明神色擔憂的問。

  “師父,這柄板斧到我手里已經五六年了。”

  “這么久了,這柄寶物到你手里已經五六年我們不知道,他也沒有反噬你,這說明你和此物有緣。你就先留著吧,但是這件事再也不要告訴別人。”彭軍明神色莊重的說。

  “知道了師父。”

  “我們和魔族現在勢不兩立,他們如果知道你拿著他們上任魔尊的法寶,肯定會大舉來攻打我仙族,那時候必然生靈涂炭,給宇內造成不必要的殺戮,我們修仙者應慈悲為懷,如果能不造成不必要的殺戮,就盡量不要造成。”彭軍明神色莊重的說。

  “弟子記下了,師父。”

  “記下了就好。”

  “師父,上任魔尊厲害嗎?”黃利看了看師父問。

  “厲害,他帶領整個魔族攻擊整個宇內,我聽你師公說,最后,我們仙族和人族共同設計將其擊敗,才維持了多年的和平,但是不知道,他的板斧怎么會被你找到,這真的有點讓人匪夷所思,對于魔族來說,他們的兵器就是他們的生命,他們怎么會將生命隨便丟棄。”彭軍明百思不得其解。

  “師父,上次仙魔大戰之后,你再聽說過關于上任魔尊的事情嗎?”黃利問。

  “為師沒有。”

  “他是不是被他的族眾害了?”黃利推測道。

  “不可能,就是被他的族眾害了,他的板斧也不可能丟在離我們仙族很近的地方,更何況這里是我們仙族的地盤。”彭軍明打翻了黃利的推測。

  “師父,那現在怎么辦?”

  “你現在照常修煉,你以后就用這柄板斧做為你的兵器,他既然對你沒喲反噬力,你就用他做為你的兵器,說不定他真的能幫助你,你和青衣使者的大戰,就說明了這一點。這柄板斧隨著上任魔尊成名立萬,征戰宇內,他已經具有靈性,只要你能駕馭它,它絕對是你的好幫手。”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絕世神尊》的書友還喜歡

疯狂的捕鱼官网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选号诀窍 上证000001指 佳永配资 基金配资地址 三分彩在线计划软件 四川快乐12开奖走势 上证指数k线走势图 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 贵州11选五前3遗漏数据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势图 辽宁35选7 江西时时彩3星走势图 七乐彩2020010期开奖结果 河内一分彩平台玩法技巧 明天股市行情* 巅峰三肖六码3肖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