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來小說網 > 大明墨客 > 第0254章 胡惟庸的反擊

第0254章 胡惟庸的反擊


  第0254章胡惟庸的反擊

  處理完了胡金鵬,鄭長生再回頭一看,車夫和剛才的那老頭早就跑的沒影了。

  估計是回去報信兒去了,看來今天有的受了。

  胡惟庸必定找上門來,要說李格,他有可能會管,但是也有可能不會管。

  可是現在他兒子在這里,他必定要管。

  這還真是一個燙手的山芋啊。

  他真的不想這么早就和胡惟庸杠上,老朱交代的任務是查證,畢竟現在也沒有什么實際的證據。

  畢竟胡惟庸可是中書省的左相國,那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物。

  要想動他,沒有真憑實據那是不可能的。

  恐怕老朱動他也得考慮考慮吧?

  要動胡惟庸,那牽扯太大了。

  胡惟庸掌控中書的這幾年,所經營的勢力盤根錯節。

  尤其是現在他是淮西勛貴的首要人物,當年跟隨老朱打江山的那些人,現在有好多都惟他馬首是瞻。

  淮西勛貴是老朱現在的心腹大患,這些人這些年時有亂法的事情發生。

  盡管老朱是見一起整治一起,可是并不除根。

  知道的,你可以處理,但是你不知道的呢?

  中書省這些年瞞報了多少事情?恐怕不在少數。

  胡惟庸所編織的這張網,太可怕了。

  可怕到老朱也對其都有點投鼠忌器,要想現在就扳倒胡惟庸,還真沒那么簡單呢。

  也不知道胡大壯能不能夠打入進去,如果他能夠順利的打入胡家,有了這個內應那或許能夠找到胡惟庸不法的證據。

  希望他能夠順利吧。

  鄭長生心中暗自的想著,來到錦衣衛大堂內坐定。

  他在等著胡惟庸的到來,兒子被抓了老子肯定要出頭。

  這是必然的。

  虎毒還不食子呢,胡惟庸對這個兒子有多疼愛,那就不用說了。

  這都是眾所周知的事情。

  這也是這么多年胡金鵬敢在京師為非作歹的原因。

  有他老爹的牌子罩著,誰能拿他怎么樣?

  不過這樣也好,敲山震虎,或許以后他會收斂點,京師地面上被這些淮西勛貴的子弟禍害的夠狠的了。

  ……

  胡惟庸回到家中,正坐在書房喝茶。

  老管家吩咐廚房備飯,然后垂手站立在旁邊,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老胡啊,你我主仆了幾十年,有什么事情就直說吧。”

  管家老胡嘿嘿一笑:“什么都瞞不過老爺的眼睛,是這樣的,胡七的兒子找到了我,想要在府上謀一份差事,養家糊口。

  老爺您也知道,胡七當年跟老奴的關系不錯,他的那份差事還是老爺您說的話。

  現在他不在了,聽說是訓練中因公殉職。

  好端端的一個家說沒就沒了,撇下孤兒寡母的看著很是可憐。

  所以胡家的小子找上門來的時候,老農就自作主張收下了他。

  畢竟是故人之后,就算是給他一碗飯吃,讓他有份薪水照顧老娘吧!”

  胡惟庸并沒有說什么,胡七的事情,別人或許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他可是知道的。

  所以他冷冷的哼了一聲,

  “因公殉職?真是扯淡,這個鄭小子也真敢說,皇上對他寵的也太甚了。

  那可是一百多條人命啊!

  就算是要殺頭的話,也得經過三法司會審不是,可是他單手一揮就處理了。

  這可是先斬后奏之權啊!”

  胡惟庸心里七上八下的胡思亂想著。

  良久,他點點頭:“老胡你做的對,畢竟都是老人嘛,該幫就幫一把。

  最起碼也能落個好名聲嘛,皇上不顧惜舊情,昔日的老人說殺就被殺了,但是咱可不能不顧惜舊情。

  以后再有這樣的事情,你看著辦就行了!”

  老胡很感謝胡惟庸對他的信任。

  “老胡,今天怎么沒見少爺呀?這孩子一定要看緊了,這段時間千萬不能出去。

  他跟那些狐朋狗友湊在一起,準沒什么好事兒!”

  “老爺你還不知道呢,北京的李先生來了,好像他的孫子得罪了錦衣衛,被抓起來了。

  李先生來到府中求少爺去幫忙,用他們家生意的百分之十股份作為條件。

  那可是十萬兩銀子啊,當初少爺說李老狗不識趣,沒想到今天他孫子出事了,答應的這么痛快!”

  胡惟庸的面色立馬就變了:“什么?錦衣衛。糊涂啊!這孩子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老夫千叮嚀萬囑咐,不讓他出門,就是怕有一天他會和錦衣衛遭遇!

  現在錦衣衛的鄭長生估計正愁著沒有立威的地方呢,這不是往人家刀口上撞嗎?

  以他那個狗熊脾氣肯定要出大事的!”

  胡惟庸話音剛落,趕車的小胡,也就是老管家的侄子,驚慌失措的跌跌撞撞跑了進來。

  他看到胡惟庸撲通一聲就跪下了,哭訴道:“老爺大事不好啦,少爺被錦衣衛抓起來啦!”

  啊?胡惟庸一個踉蹌,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臉色蒼白好半天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這個時候李致知氣喘吁吁的從外面跑了進來,他一見到胡惟庸就好像是小孩找到娘一樣。

  跪地哭訴不已:“相國大人,你一定要給小的做主啊。那錦衣衛衙門,太欺負人啦。不但抓了我的孫子,就連胡公子,前去說和都不給面子。而且把胡公子,痛打一番,抓入大牢。

  今日連累了令公子,實在是小老兒的錯。

  如果胡公子不是仗義執言的話,也不會遭此橫禍呀。

  可是那姓鄭的指揮使實在是太不知趣,連胡公子的面子都不給,這不是要和相國大人作對嗎?”

  對于李致知的哭訴,胡惟庸聽得出來,他在煽風點火。這要是在平時,他絕對三思而后行,不過此刻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現在兒子被抓起來了,這可要了他的命了,他現在方寸有點大亂,愛子心切嘛。

  北京李家,這些年沒少孝敬他。

  礙于面子,他也不好說什么。

  “起來回話吧,李先生。”

  胡惟庸心里亂的一批,他都沒有耐心在理會李致知了。

  李致知這時說的話也并不無道理,畢竟自己可是大明朝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之人哪。

  你鄭長生再怎么受皇上寵愛,可是你也不能太不拿老夫當回事兒吧?

  老夫定要在皇上面前參你一本,今日老夫就要和你較一較勁,也順便試探一下皇上的心思。

  嗯,就這么辦。

  他打定主意,換上朝服,吩咐人備車,連飯都不吃了,直接趕赴皇宮。

看過《大明墨客》的書友還喜歡

疯狂的捕鱼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