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來小說網 > 烽火踏歌行 > 第一百四十章 一手提刀,一手握劍

第一百四十章 一手提刀,一手握劍


  周憲以前是個好人,至少他的鄰里是這么說的,但是周憲的家人被一支軍伍殺了,不僅僅是他的家人,所有的村中人全部被殺,屠村之事放在夏洲國戰那個紛爭、殺戮的世代,是很常見的,甚至還有一些殺人如麻的將軍屠城,這種事情屢見不鮮,很不巧,周憲便成為了其中一員。

  所以本來打算投軍的周憲變成玄天府外石泥崗中的匪盜,周憲憎恨軍伍,但絕不會招惹軍伍,他在暗中調查著,當年屠村的那隊軍伍是誰的屬下,這么些年下來,他也找到了一些眉目,但那人勢大,可不是他周憲如今能夠撼動的,所以他也只能藏于暗中,等待著那唯一的一絲機會,那唯一能夠一把扳倒那人的機會。

  周憲冷眼看著石泥崗下暴喝的那個持刀男子,眼神有些偏執的陰冷,若不是他心中還有一絲僅存的明光,怕是早已入魔。

  “刀劍客裴銃,在下倒是久仰大名,不知能否將馬車上的東西留下,這樣,你們才能留下性命,回到太安!”周憲躍馬而出,大喝一聲,手中長刀橫于身前。

  而一旁的秦堯白有些好奇地看著那名躍馬而出的灰衣人,據翎幽營諜子探報,此人應該是在九品小宗師境界,名叫周憲,和那刀客裴銃的境界相當,不過,對方顯然有上百人,區區一個商隊根本無法攔阻。當然,還讓秦堯白好奇的是周憲為何稱裴銃為刀劍客,雖然他對裴銃有些了解,但并不深,只知道裴銃乃是出了名的快刀,似雷霆如閃電,與那地武榜上有名的快刀袁五常走的是一個路子。

  “小賊,居然敢攔我商隊,簡直找死!”裴銃大怒,但還是緊緊護著韓瞻,且不說韓瞻乃是如今的少家主,就單單是他的關門弟子這一條,裴銃便不容許他被人傷到。

  “小的們,上!能搶到多少銀子,得看你們的運氣。”周憲大喝一聲,手下的嘍啰們高呼著,拿著刀叉斧鉞,便向著這邊沖過來。

  “你等保護好少爺!其他人都給我上。”裴銃暴喝一聲,手中長刀驟然出鞘,江湖人氏擅步戰,馬匹只是他們的代步工具,裴銃飛身下馬,一刀便劈翻一個嘍啰,對于這些最高不過武境四品的小嘍啰們裴銃并不害怕,真正讓他感到頭疼的是周憲以及他手下的四名武境八品的高手。

  “你們兩個,快去保護好楚兄弟,若是他有半點閃失,我拿你們試問!”韓瞻亦是抽出腰間刀,讓兩名侍從前去保護化名為楚欽的秦堯白,這讓秦堯白不禁對著這位年紀僅比他大幾歲的少家主。

  “可惡!才首次出貨便遇到了匪盜,宣商的命運就在此行,我怎能失敗!”韓瞻不是那些個錦衣玉食的公子哥,從小向往江湖的他也是練就了一身體魄,用起刀來毫不費力,再加上裴銃的教導,快刀之法亦是爐火純青,雖然不及裴銃那樣一刀一個小嘍啰,但也可以以一敵雙,拖住了數個嘍啰。

  “裴銃,果然是有些麻煩。”

  周憲低喝一句,和他境界相當的裴銃在他眼中也只是麻煩一些罷了。

  “裴銃,拿命來!”

  周憲怒吼一聲,腳下借力一躍而起,手中長刀向著裴銃腦門直劈而下。

  而那邊的韓瞻一柄快刀也舞得虎虎生風,一柄快刀竟纏住了五六名嘍啰,不過秦堯白卻只是坐于馬上,那兩名保護他的侍從倒是身上劃出了好幾道血痕。

  “裴銃,我勸你做好收刀,哪怕你刀劍齊出,我也有辦法讓你的刀劍不歸鞘,你不要自誤。”周憲朗聲勸說,混跡江湖多年,能省下的戰斗最好省下,這樣才能在這刀光劍影的江湖中活得更久,走得更長。

  “啊!周憲,是你逼我的,受死!”裴銃顯然是被周憲激起了怒火,怒吼一聲,竟不知從何處取出一柄劍來,左手提著精鋼刀,右手握著百煉劍,刀劍客裴銃,這時才與名符實。

  刀劍客裴銃,修十一代祖傳刀劍之術,左手刀,右手劍,刀劍合壁,天下無敵。

  這是兩種不同的技藝,比之齊邯鄲的四季劍法還要難上許多,刀法與劍術不同,劍可刺、可劈、可挑、可撩,但刀基本便是劈、砍二式,比之劍法來說簡單不少。夏洲有句老話,月刀年劍久練槍,就是說練刀一月便可有成,而練劍這需要一年甚至更久,而最難的槍術需要一輩子來鉆研,但都不一定能夠得到槍法的精髓。

  左手刀,右手劍,且都是快刀快劍,頓時令周憲難以招架,快刀若雷霆,快劍如閃電,周憲一柄長刀顯得有些捉襟見肘。

  “來兩人助我,另二人去生擒那青年!”

  周憲最多的便是人馬,就算他一人難以招架,但他手下還有四名武境八品的高手,三人聯手,哪怕是刀劍客裴銃,也不一定能抵擋得住,更別說韓瞻了。

  “嘿嘿!小子,你還是束手就擒吧,我們兄弟不想傷你?但你若是敢反抗,那就別逼我們了。”兩名武境八品的匪盜獰笑著,手中的長刀已然躍躍欲試。

  “那就試試,看看到底是我的刀快,還是你們的刀狠!”韓瞻也不是慫包,一個江湖游俠兒的豪情卻在他這位商賈之子的身上體現地淋漓盡致。

  “找死!”

  其中一人怒罵一句,舉刀砍向韓瞻,其余侍從都被小嘍啰們糾纏著,唯有保護秦堯白的那兩人,看到自家公子受難,哪里還顧得料秦堯白,當即欺身上前,欲要攔住二人,但卻不是對手。

  一番打斗下來,不僅那兩人身負刀傷,就連韓瞻臉上也被劃破一道寸長的刀口,更是被一腳踹到腹部,劇烈的疼痛讓他動彈不得。其中一名武境八品的匪盜趁勢一躍而起,利刃直對韓瞻右肩,周憲不讓他們殺韓瞻,但并沒說不能傷他,眼看著那一道便要將韓瞻的右臂廢掉。

  千鈞一發!

  韓瞻閉上了眼睛,似乎放棄了掙扎,但那一刀卻遲遲沒有插入他的右肩,相反,他卻聽到了一聲慘叫,似乎是那人的。

  韓瞻趕忙爬起,他的前方站著一人,灰色破舊布衣,頭上戴著的亦是一頂破舊的斗笠,懷中抱著一柄古樸的長劍,而他的四丈遠處的地方,剛剛欲要廢他右臂的匪盜呻吟著。

  韓瞻剛想開口阻擋,但卻被一道不遠處傳來怒聲打斷。

  “呔!前方何人?膽敢攔路,豈不知賀蘭家小姐賀蘭雪在此,爾等還不讓開!”

  “什么?賀蘭世家?可惡。都住手,讓賀蘭小姐過去。”周憲一聽,和裴銃二人似有默契一般,站在道路兩旁,而被秦堯白一腳踢飛的那人也已站起身來,惡狠狠地盯著秦堯白。

  但是,那人只感覺自己的脖頸一涼,似乎有什么東西流出來,呼吸不暢,當即倒在地下,口中只有了出的氣,沒了進的氣,而他的后方,秦堯白天乩入鞘。

看過《烽火踏歌行》的書友還喜歡

疯狂的捕鱼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