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來小說網 > 劍俠白童傳 > 122處決日

  冷風席卷了整個幽州,涿郡在幽州的北部,北風更是冰冷徹骨,所有的北方人都知道,今年的幽州會發生一場數十年難得一遇的大雪災。

  涿郡的道路充滿了寒意,地上的青石向上透著冷氣,風一吹來,帶著青石上的冷氣到處飄散。

  今日就是周厲在東市處斬赤羽飛的日子。

  寒冷的天氣也擋不住看熱鬧的人群,無數出現在大街小巷,沿街商鋪客棧坐滿了探出頭觀望的人,所有人都在低聲竊竊私語,整個涿郡的聲音混在一起仿佛居然巨人在低聲呢喃,發出“嗡嗡”的聲音。

  這件事實在是北方都難得一件大事,那赤羽飛號稱“常勝將軍”,在幽州用兵之能是公認的第一,但是卻因為手下幾番背叛通敵而被擒,許多人都想看看這傳奇人物到底長相如何。

  同時,幽州第一豪俠伍真為了報恩,號召天下游俠兒營救赤羽飛,這伍真名聲遠揚,這下不但幽州本地游俠響應,整個北方像并州和青州都有俠客慕名而來,他一路從糜縣趕到涿郡,名聲愈發響亮,如今到了處斬的這一天,可以說這涿郡所有俠客都是為了目睹這大豪俠的風采而來。

  由于青州車騎將軍宏隼在幽州邊境整合部隊,所以周厲將手下大部分軍隊派出去駐扎了,如今涿郡留守的士兵并不多。

  鄧垠駐守天牢,洪佩煌負責城防,黃迂文負責監斬,這位燕王的謀主手下能調的部隊并不多。

  要斬赤羽飛,首先就要就天牢去拿赤羽飛,東市跟天牢還有好幾里距離,而黃迂文的部隊跟天牢又有一些距離,所以一大早黃迂文就率領一隊八十多人的守衛走著去天牢。

  黃迂文整理了一下拿人要的的公文,發現沒有遺漏,于是舉手示意。

  “起!”傳令兵一聲令下,這隊守衛就簇擁這黃迂文在往天牢的路上走了起來。

  黃迂文深謀遠慮,對用兵也頗有涉獵,如今這守衛走起來還算規整,整個隊伍看起來幾乎沒什么很大的破綻。

  。。。。。。

  燕王府附近小巷。

  有幾個人行色匆匆,從四面八方慢慢匯聚到出口墻角下。

  先是兩三個,然后四五個,慢慢越來越多,到最后湊齊了三四十人左右。

  這群人從袖子里掏出短劍,眾人中走出一個年過三旬,模樣有些精明能干的男子,他舉著短劍低聲喝到:周厲四面樹敵,他的主力部隊已經被派了出去,如今,正是為我兄李琪報仇雪恨的好時機!眾人聽令!隨我沖進燕王府!見人就殺!不論男女老幼,一個活口都不要留!”

  “殺!!!”這群手持短劍的俠客有些興奮高呼!

  。。。。。。

  鄧垠帶兵站在天牢門外,有些望眼欲穿:“怎么黃軍師還不來?早點與我交接,將那燙手山芋快些接去啊。”

  他望了望高塔:“怎么我感覺這么不好,明明有言道長在,可還是感覺有股大難臨頭的預感?”

  飛龍將搖搖頭:“那老頭那么厲害,該不會連這區區幾個俠客都打不過吧?涿郡還有近萬軍士,就算伍真這等英雄也翻不起什么風浪的。”

  他還在這自言自語,突然只聽到燕王府喊殺聲響起,鄧垠嚇得渾身一彈,下意識地就要派兵支援,可想起黃迂文的交待,飛龍將還是按耐住了這股沖動,他安撫部下,按兵不動地看守天牢。

  。。。。。。

  黃迂文被守衛簇擁在中間,部隊慢慢前移,還有兩個街口就要到達天牢了。

  四周客棧墻壁上有些偷偷趴著觀望的俠客,可是這群游俠都沒有動作,顯然是來看熱鬧的。

  黃迂文心情也有些緊張,秋風愈演愈烈,刮得人長衫肆意飛舞,眼睛都被這冷風吹得打不開了。

  幾片落葉乘著風呼嘯著吹過監斬部隊跟前。

  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眾人視線。

  一個面部充滿北方特色的男子慢慢走了出來。

  此人高八尺有余,身形偉岸,模樣剛毅,絡腮充滿了稀疏的胡子渣,紫色長袍隨著寒風四散飄蕩,一頭長發乘著等飛揚,一對鋼叉別在腰間,走路龍行虎步,往那一矗便如一座萬丈高山!

  他一出現就引得四周一陣低聲嘈雜,眾俠客一邊竊竊私語,一邊對之投出敬仰憧憬的目光。

  這個男人就是天下人心中的俠客典范,振臂一呼便能引北方俠客相競來投幽州第一豪俠伍真!

  看到伍真,這監斬部隊也是一陣騷動,黃迂文定睛一看,來人也就伍真一人,他壓下緊張的心情,從人群中站了出來。

  黃迂文微微一笑,將從容跟自信展示出來:“伍大俠,別來無恙?”

  伍真這次卻沒有客氣,他也不多做解釋,從腰間拔出鋼叉,一手一個,冷冷地盯著黃迂文。

  黃迂文到底是燕王手下第一謀士,就算被伍真這么注視,他也沒有轉身逃回部隊中,而是怒目跟這豪俠對視:“伍真!你身為幽州豪俠,卻不為幽州人著想!為了自己名聲罔顧眾百姓生死!你枉稱幽州豪俠!”

  伍真也是雙眼一瞪:“吾自十二歲起,便為村除三害,從此一生行俠仗義,做事問心無愧!吾若當不得豪俠,這天下也沒人可稱俠!”

  周圍人無論敵我都是暗暗點頭,伍真的事跡傳遍幽州,這些他們都是聽過的。

  黃迂文冷笑道:“你那些殺幾個村害惡霸不過是小俠小義,這幽州之主乃燕王也,如今你要救赤羽飛就是反燕王、反幽州,若是幽州一亂,豈不是會生靈涂炭?這罪責,你當的起嗎?伍真!!!”

  說到最后,黃迂文鼓足胸腔之勁發出一聲怒喝!

  周圍人聽了不禁交頭接耳,覺得黃迂文說的這番話很是有道理,大家望著伍真,臉上敬仰之色褪去許多。

  哪知伍真面不改色,他仰頭哈哈大笑,良久才沉下了臉,冷峻地說到:“我伍真心中自有一桿稱!周厲如何,赤羽飛如何,天下人看得清清楚楚,如今這生靈涂炭的亂世不是因我而起,也不是由燕王終結!如今我伍真身為幽州俠客的表率,若是因為畏這畏那而不去完成恩人的委托,那這亂世還會有幾人能守信重義?!”

  狂風大做,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黃迂文還要說什么,卻被伍真抬手打斷:“休要再多言,莫非黃公一把年紀還不知道這世道看得是實力?待我先殺你幾十個軍士再說!”

  說罷這幽州豪俠一手提著一把鋼叉沖了上去!

  黃迂文急忙吩咐手下舉刀迎敵。

  兩名拿著鋼刀的軍士沖在最前,伍真面部沉著,腳下步伐又加快一分,他右手一揮,立即就有一名軍士捂著脖子倒地,另一名軍士連忙舉刀砍去,伍真卻一個側身躲了過去,然后還有胳膊將那名軍士反身夾住,然后左手狠狠將鋼叉捅進他的胸膛!

  “啊啊啊!!!”一聲慘叫伴隨著鮮血噴出,那名軍士肺部被刺傳,一張口就是一股暗紅的血液夾著碎掉的內臟往外掉了出來。

  伍真抬頭,雙眼盯著黃迂文。

  這燕王手下謀主頓時感到有些不妙。

  只見伍真將那軍士扔到一邊,舉著染血的鋼叉大吼:“諸位好漢!吾愿以死救赤羽飛以報恩!還有誰不怕死想參與此事的。。。來與吾一同并肩作戰吧!!!”

看過《劍俠白童傳》的書友還喜歡

疯狂的捕鱼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