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來小說網 > 江少他又在追老婆 > 第475章 丟了江家的臉

第475章 丟了江家的臉


  只是,他今天又來找她干什么?

  他冷冷的說道:“我想讓你跟我回宣城。”

  “啊?去宣城?拜托,我還有工作的,我不去!”米婭想都沒想就拒絕了。

  江寒霆仍然是同樣的語氣:“工作的事你不用擔心,我會給你補償的,你只要跟我回桐市走了。”

  “我不去,還有,你為什么要帶我去桐市?”米婭覺得這男人是找不到何挽歌急瘋了嗎?為什么要帶她走?然而接下來江寒霆說的話卻讓她只想翻白眼。

  江寒霆仍然是一成不變的語氣和表情:“因為挽歌肯定會聯系你的。”

  米婭自認為是個意志堅定的人,事實她也這么做了,無論江寒霆拋出什么樣的條件,她都不為所動。

  只是她千算萬算,卻萬萬沒料到他是這么無恥,看著倒不像,他看起來多正大光明,用米婭的話來說,他現在簡直就卑鄙無恥到一定地步了!

  剛開始他還有耐心的跟米婭“商量”,想著能用條件打動她,然后跟著他走,但是沒想到她怎么都不肯答應,最后,江寒霆覺得自己的耐心已經用盡了,于是他隨手一揮手,米婭就被打暈帶上了車。

  上車之后,江寒霆始終無法理解為什么之前自己要跟她廢話這么多了。

  就這樣,昏迷中的米婭被江寒霆帶回了宣城。

  江寒霆和米婭坐上了一同回宣城的車子,坐在同一輛車上,但兩人未說一句話,因為一個處在昏迷中,一個正在生著悶氣,江寒霆因為何挽歌的關系從而帶走了米婭,想要從她的口中得知那女人的消息,一路上,車內的低氣壓爆棚,冷空氣嗖嗖的。

  他望著車窗外,臉陰沉的如同黑墨水一般,何挽歌又逃走了,又一次從他眼皮子底下逃走了,他的手緊握成拳,握緊的雙拳上可以清晰的看到青藍色的血管,足以看出他現在的憤怒。

  司機見氣氛如此的尷尬,忙把車開到極快,這種氣氛人不能多呆,會被凍死的,由于司機的車開的飛快,江寒霆和米婭一行人很快的就回到了宣城。只見,別墅里的管家,陳媽,以及所有家仆通通站在門口迎接江寒霆,那一排站的這個齊刷,瞧瞧人家這專業素養,完美!

  江寒霆黑著臉從車上下來,管家看見即刻便迎了上去,只見他微微張口,剛想要說些什么,兜里的電話便響了起來,他有些不悅,他伸出手剛想要摁掉,但發現是老宅那邊來的電話,遲疑了一下,但還是接了起來:“少爺,老爺叫你回來一聚。”

  “知道了!”江寒霆微微的皺了下眉,輕應了一聲,便毫不猶豫的掛斷了電話,他轉頭看了看車里的米婭,只見她還是處在昏迷之中,想著若不是為了何挽歌,他才不會帶女人回來的,看著昏迷的女人心下更是嫌惡,便扭頭招呼了聲陳媽:“少爺。”

  他隨手指了指米婭,然后說:“陳媽,你將這位……小姐安頓一下,好好招待,不得怠慢。”

  陳媽恭敬的點了點頭。

  江寒霆稍微停頓了一下,才找到了一個略微合適的字眼來形容米婭。陳媽聽到小姐這個詞未免有些驚訝,她以為少爺除了少夫人之外不會再帶任何女人回來的,看來是她想錯了,陳媽多想了想,偏著眼看了看車里的女人,車窗擋著著實有點看不清楚臉。

  他剛想要抬腿離開,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回過頭對陳媽說道:“等這位小姐醒了以后,好好伺候,但,不準她離開別墅半步,一切等我回來再說。”

  陳媽恭敬的彎下腰說:“好的,少爺,我一定好好看著這位小姐。”

  江寒霆滿意的點了點頭,便跟著管家坐著另外一輛車出發到老宅找劉琦,陳媽待少爺走遠后,便吩咐了幾個下人幫忙把米婭從車里抬了出來,陳媽這才看到她的臉,在心里暗自點了點頭,長相確實不錯!

  米婭被安排到一個客房內,陳媽輕手輕腳的將床-上的被子給她蓋上,又貼上的將床頭的水杯里續上水,以便這位小姐醒來后口渴。既然少爺說了除了不能讓這位小姐出去以外,其他都要好好照顧,一直等到他回來,那么她就要好好照顧這位小姐,雖然不知道她和少爺是什么關系,但畢竟也是江家的客人嘛。

  米婭在睡夢中恍惚感覺到有人在動自己的身體,而后又到了一個柔軟的地方,迷迷糊糊的覺得舒服就又睡了過去。這時,陳媽正在廚房內指揮他們做菜,雖然不知道這位新來的小姐喜歡吃什么,但總歸是要準備一些的,以免失了風度,丟了江家的臉。

  陳媽邊指揮他們做菜,一邊又暗暗猜測那位小姐與自家少爺的關系,難道少爺他那么快就把少夫人給忘了,陳媽想到這立馬又搖了搖頭,不可能,少爺絕不是這種人,就單單看前幾天那頹廢的勁,就絕無可能,少爺那么愛少夫人,又怎么可能這么快就移情別戀呢,那位小姐肯定是跟少夫人有關的,要不然又怎么會帶她回這里,陳媽胡思亂想著。

  另一邊,江家的世交,江老爺的干兒子盛江宇此刻正在家中悠閑的喝著茶,一雙狐貍眼,傲然如凰的明眸,攝人心魂,外面的人常說,盛家的少爺,天生長得風流樣,八面玲瓏,長袖善舞的,十足十的是個妖孽。

  盛江宇握著小巧的茶杯,盤坐在榻上,窗外陽光正好,傾灑在桌沿上,猶如那閃閃發光的金子一般耀眼,這時,盛家的管家領著一個男人走了進來,隨后管家便退了出去,那個男人畢恭畢敬的像盛江宇彎了彎腰,然后盛江宇看了一眼他,便輕飄飄的說:“坐吧。”

  男人應聲便走到榻上坐了下去,盛江宇將手抬起,茶杯映著陽光透出青綠色的光芒,他嘴角含笑問:“可有進展?”

  男人低著頭沉沉的說道:“對不起,少爺,并無進展。”

看過《江少他又在追老婆》的書友還喜歡

疯狂的捕鱼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