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來小說網 > 夢戀之姻緣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月圓夜3

第二百六十九章 月圓夜3


  鄭曉文帶著笑容,她拉著喬翔跑到涼亭里拿了毛巾,到花房前的水管上,兩人洗過臉,商量了一下,又回到原來地方,坐了花間石凳。

  鄭曉文畢竟沒有心事,她只想讓喬翔開心,她說:

  “喬翔,你不是想看月亮嗎?你抬頭看看天,你看今天晚上的月色多好,月亮多圓。

  “今天是陰歷四月十五,天氣不冷不熱,空氣清新,四周寧靜,正是咱們觀天賞月的好時候。你觀賞吧,我看你能做出什么好詩來,格格!”

  喬翔心里裝滿了心事,他可不像鄭曉文賞月的舒暢心情那樣,輕松清爽愉快。他站起身,抬頭看看晴朗的夜空,再看看明亮的圓月,若有所思,片刻,他問道:“曉文,這輪圓月是這輩子的?還是下輩子的?”

  鄭曉文無聲地笑了,她心里說:喬翔的情緒是真的轉過來了,他開始逗笑了。他心情好了,我的心情就好,那我得迎合著他,得和他一起玩,他自然就會開心不再郁悶了。

  鄭曉文心里笑著也站起了身。她上前兩步,花兒一樣的笑臉朝著喬翔,她沒有看月亮,她在看喬翔觀賞明亮的圓月。

  喬翔一直抬頭望著天空,他像是沒有看到鄭曉文,鄭曉文看他,他像是不覺。

  鄭曉文看著喬翔的臉,心里在說:啊,喬翔在這月光下的臉龐、五官,那可是比白天看著,更加美,美,美喲!呵呵!

  鄭曉文見喬翔直著眼睛賞月,無視她的存在。她無意中趁這個機會,再仔細看看喬翔的臉。她忽然看到,喬翔的臉上竟掛著一絲悲愁……

  此刻的鄭曉文,她根本沒有往別處想,她心里玩得忘了一切,她審美審得忘了一切,她一心一意地觀賞著喬翔的臉,心里還感嘆起來了:

  哇呀!這美男的臉上,可是透著一種悲愁的美啊!這一幅活的畫面,也真真的好可愛啊!嗯?那,那個女生,她,她是怎么回事兒啊?這副美面孔吸引不了她?咳,真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喬翔已經感覺到了鄭曉文在看她。他心里想著,鄭曉文的眼睛是在朝他臉上看,而鄭曉文的思想可能不在他臉上,一定是她在思考回他的問話呢。他轉過臉,見鄭曉文正在對他微笑,并沒有要回話的意思。

  喬翔心里有點奇怪了:曉文她這樣看著我,她這是什么意思啊?她要不是在想回我的話,那她?哦,我知道了,她可能是和我一樣,心里有話,不好意思說。這……她不好意思說,還是我問她吧:“曉文,你是想對我說些什么嗎?”

  這一刻,喬翔有他自己內心的想法,鄭曉文有她自己內心的想法。兩個人的思想,都集中局限在各自的心情中了,都要開始表達自己的思想、自己的心情了。

  鄭曉文忽閃著大眼睛,看著喬翔的臉,同時帶著撒嬌似的微笑,說:“嗯……我心里當然有話了,只是,這一會兒不對你說!”

  鄭曉文說這話的語氣,加上她的嬌氣,再加上她迷人的微笑,這下可是壞大事了!

  本來喬翔的內心都有想法了,現在他直直地看著鄭曉文的臉,看著鄭曉文對他的這個微笑,看著鄭曉文像似混合著愛情的表情,他十年來緊閉的愛情閘門,忽然松動了!

  喬翔看著鄭曉文,他的愛情閘門,松動著,松動著,再松動著,嘩地一下松開了,他壓抑不住的愛情洪流,終于破閘而出涌向了鄭曉文——他伸出左手抓住鄭曉文的右手往身邊一拉,緊緊地把鄭曉文攬在了懷里。

  瞬間清醒過來的鄭曉文著急地說:“干什么!你干什么!!”

  鄭曉文嘴上說著,她的手,她的身子,用著全力從喬翔的懷抱里掙脫了出來。她憤怒了,她抬起右手朝喬翔的左臉扇去,喬翔本能地向后一仰臉,她的指甲在喬翔的左下頜上留下了一到血印。

  鄭曉文喘著粗氣指著喬翔說:“你,你,你笨?你笨?這會兒你怎么不笨了?我一直以來都觀察著你呢,你早就不是你原來的樣子了!我早就看著你變壞了!”

  鄭曉文緩了口氣,她更加惱怒地用手指指、搗搗喬翔,說:“我看你這個人呀,簡直就是個無賴!說你無賴兩個字太好聽,你不配!你簡直就是個流氓!”

  喬翔對鄭曉文傾注了將近十年愛的心血,這一刻,他哪能受得了鄭曉文打來的耳光?他哪能受的了鄭曉文給他的,這樣無情地利刀、猛劍似的語言?鄭曉文扔給他的每一個怒字,都如嗖嗖冷箭直射他的心啊!

  鄭曉文掙脫喬翔懷抱的時候,喬翔就在傻愣中了。他還沒有回過神,緊接著他就挨了那一記耳光,他又是猛地一怔。瞬間怔完,他兩腿發軟、口吐長氣坐到了地上!

  喬翔找不著北地在地上癱坐著,兩眼中哀傷凄慘的淚水,像兩眼山泉一樣向外涌流,他沒有忍住哭出了聲……

  等到喬翔完全明白過來的時候,他抬雙手捂住臉哭著說著:

  “對,對,你打得對!你罵得好!我學壞了!我是無賴!我是流氓!我是天底下最壞的、品行不端的、十惡不赦的壞東西!

  “鄭曉文,你打得太輕!你應該繼續打!你應該往死里打!你打呀!接著打!”

  鄭曉文傻了,她看喬翔癱坐在地上,用最難聽的話罵著他自己、恨著他自己、還哭得那么慘,她的淚早就下來了,她的心早就軟了!

  鄭曉文站在那里定定神,思想著喬翔平時的作為,心里說著:

  不,不,喬翔不是那種不知廉恥的人!決不是!

  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喬翔他是愛那個女生愛得太深了,他對那個女生的愛積累得太久、太多、太滿,滿得含不住了,他才在看人的眼神里,不自覺中溢出來了一點點的!

  對啊,我這個想法是對的!平時,喬翔他看我的那種像似愛情的眼神,那就是他含不住了,才溢出來的!結果,全都讓我理解錯了!

  喬翔他那樣看我的時候,我心里還總是說:他怎么不說出來呀?哎呀,現在想起來這事兒,就讓人羞得臉無處躲!我怎么這么傻啊?我怎么傻得連皂白都不分了啊!

  好了,好了,別再往下想了,他今天不是專意來找我談心事的嗎,可能是他太思戀那個女生,在這渾黃的月色下,他一時精神恍惚,錯把我當成那個女生了!

  我真混!我真混!不趕快去勸他、開導他,還打了他,還把他罵了個狗血噴頭!天啊,我怎么會這么兇啊!我怎么會這么糊涂啊!!

  鄭曉文思想著,她止不住的淚水如泉涌了……

  這人啊,很多時候在特定環境中的情急之下,沒有生出智來,倒把自己的思維給局限了,把自己的思路給截擋了!

  剛才,鄭曉文掙脫喬翔懷抱的時候、她打罵喬翔的時候,她根本就沒有去想一想:

  那女生真的是我?如果不是我,那喬翔他為什么不讓蘇晨知道這件事兒呢?他對我不保密,而對蘇晨保密,這不符合情理啊!

  喬翔他除了我們這個朋友圈之外,他肯定還有他自己的朋友圈。那他為什么會說,這世界上的人誰不告訴,也會對我說?這里邊也一定是有緣由的啊!

  喬翔他苦愛了那個女孩十年,他愛的時間那么長、他的情那么深、他過的日子那么煎熬,也沒有聽他說過他去見那個女孩。那個女孩又沒有結婚,他干嗎不去那個女孩家里,他干嗎總是帶著一臉的羞澀來找我啊?

  今天,他本來是找我說心事的,他干嗎那么激動地擁抱我?我和他站的距離也只是一米遠,這么近的距離,他真的會看錯人了?

  我和那個女生長得會有那么像?他真的會把我當成那個女生?這一切都于理不通,不能讓人理解啊!不行,我必須得問清楚!

  可是,鄭曉文她就是沒有朝這些問題上想,她的思維就是集中局限在,喬翔對那個女生的戀情之中了!

  喬翔擁抱她的時候,那一刻,她心里只想著:

  你喬翔愛著別的女生,你擁抱我干什么?你擁抱我,你就是不軌行為!你就是在侮辱我!

  就算撇開這些不說,我和依林已經訂婚了,不管這個訂婚我心里是不是十足的滿意,可我也是訂過婚的人了。從我訂婚那一刻起,世界上的其他所有男生,無論誰有多愛我,也得離我一米之外!

  這世界上的人,誰要是像你喬翔這樣,對我這樣無理,我這手上耳光,就是給誰準備的!

  鄭曉文那會兒就是想到了這些,她掙脫喬翔的懷抱之后,才不待考慮地,她的巴掌就朝著喬翔的臉扇過去了!

  此刻,冷靜下來的鄭曉文,她感覺自己對喬翔又是打,又是罵的,自己做得實在是太過分了。

  她再看看坐在地上的喬翔,心里一陣難受,一陣心酸,趕快上前攙扶著喬翔,并低聲下氣地說:“對不起!對不起!喬翔,你別坐地上了,趕快起來吧。”

看過《夢戀之姻緣》的書友還喜歡

疯狂的捕鱼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