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來小說網 > 長宮賦 > 第七十一章、游街

第七十一章、游街


  若兒來到將軍府上空,凝神,藍色光點落到將軍府的草木上,片刻之后,她便往西城門外的木葉山飛去了。

  她又將木葉山的草木都問了一遍,這才確定了凌湘與王憐被抓的事實。

  等她找到凌湘時,她已經耗光了靈力,暈倒在王憐懷鄭

  若兒將魔兵除掉,擔憂的跑到鎖妖籠前,喚道:“凌湘,王憐姐姐,你們怎么樣了?”

  王憐睜開眼睛,一見是她,忙道:“若兒,快走,快離開這兒。”

  若兒:“我是來救你們的。”

  王憐道:“他們設了陷阱,若兒你快走,被他們發現就來不及了。”

  王憐話音剛落,洞口便傳來了清脆的“啪啪”聲,“啪啪”聲之后,一股黑氣繞著若兒轉了一圈,在她周圍形成了一個堅硬的牢籠。

  若兒催靈力朝四面攻擊,卻一點用都沒櫻

  “別掙扎了,這是魔界特有的千年玄鐵,光靠靈力是掙不開的。”戚軒笑著走來,“女媧上神,我們又見面了。”

  若兒咬牙,握著牢籠的手生出寒氣,牢籠瞬間結冰,蔓延,一直到了戚軒腳下,“又是你,你到底想做什么?我了我不是她。”

  戚軒跺了跺腳,黑氣漫出,冰停止了蔓延。他笑道:“哈哈哈……她的轉世,不是她,又是誰?”

  若兒無話可,其實不知什么時候,她已經在心底承認,自己便是長宮卿若……

  戚軒走近,在她耳邊輕道:“我去把醉墨帶來,讓他好好陪著你。”

  若兒愣住,道:“你敢!你若敢動扶蘇,我就算用盡所有靈力,也要徹底滅了魔界。”

  戚軒毫不畏懼,“哈哈哈……何須耗盡靈力?你女媧上神要滅魔界,只需勾勾手指頭,帝莨洲,冥王珺玅,龍族醉熙,他們誰不愿助你?只可惜,這一世的二王子是個人類,若不然,那場景定和八百年前一樣壯觀。”

  若兒:“……你到底想怎樣?”

  戚軒:“不想怎樣,只是和你玩玩游戲罷了,我這就去把你的醉墨,不,應該是你的扶蘇,哼!我這就去把他帶來。”

  王憐輕喃,“太子……?”

  若兒敲擊牢籠,怒道:“你敢!多摩,你會后悔的!”

  戚軒不理會她,轉身便出了洞口。

  他走后,有魔兵將若兒和王憐凌湘的籠子抬出去,分別放在了兩輛馬車板上,若兒在前,她們則在后。

  魔兵化作人類的模樣,拉著馬車穿過傳送陣,瞬間出現在西城門口。

  百姓紛紛圍觀。

  “好美的人,怎么被關在籠子里……”

  “后面那個,怎么有點熟悉?”

  “這是在做什么啊?”

  “……”

  正在尋王憐的便裝侍衛見對方如此大的陣仗,不敢輕舉妄動,便返回了將軍府。

  走在若兒馬車前的魔兵笑道:“大家快看啊,這是一只變作人類的妖,專門吸人精氣,現在已經被我們抓到。”

  話音剛落,人群恐慌。

  “妖,妖怪……”

  “別怕,已經被抓住了。”

  “這么美,原來是妖怪,真是可惜了。”

  “我還從未見過妖怪呢。”

  “都越美的東西越毒,果真如此。”

  “喂!這籠子靠不靠得住啊?萬一被她們掙脫跑出來傷人怎么辦?”

  魔兵:“這個牢籠十分堅固,大家不必擔心。”

  “讓我們看看這妖怪的真身!”

  “是啊是啊……”

  魔兵:“大家稍安勿躁,再等片刻,便要這妖怪現出真身。”

  “這妖怪是什么妖怪?難道是狐貍精?”

  “都狐貍精化作人形極其貌美,莫非是真的?”

  “古籍上也有蛇美人啊!”

  “不錯……”

  李蘊正在院子里練劍,李緋突然笑著跑進來,道:“哥哥,哥哥。”

  李蘊擰眉,“怎么了?”

  李緋:“聽聞街上有人抓住了妖怪,咱們去看看吧?”

  李蘊:“……是什么妖怪?”

  李緋:“尚未得知,不過一會兒應該會讓她現出真身的,咱們去瞧瞧吧!”

  李蘊:“被抓的定是壞妖,很危險,你在家好好待著,莫要去湊這些熱鬧。”

  李緋委屈的癟癟嘴:“可不是有哥哥你嘛,我就是想去看看,不會呆很久的……”

  李蘊愣了愣,道:“走吧。”

  李緋笑著摟住他的手臂,“謝謝哥哥。”

  李蘊:“你我兄妹,不必客氣。”

  籠子被拉著沿街走,王憐抱緊凌湘,免得她被磕碰。

  若兒望著,心道:“扶蘇,你可千萬不要有事……”

  街邊一家酒樓的二樓,胡亥正在喝酒,瞥見了籠子里若兒憂郁的一幕,擰緊了眉。“扶蘇的女人?”

  趙榮道:“王爺,王姐也在。”

  他這一,胡亥也注意到了正閉著眸的王憐。“去看看這是怎么回事。”

  罷,他放下酒杯,從二樓跳了下去,落在人群里,趙榮趕緊跟上。

  馬車被拉到咸陽的正中心,面對面隔著三丈的距離停下。

  一個人影出現在王憐和凌湘的籠子上,他手里抓著的,是被綁著的蘇拂。

  而涼夜,則被另一個魔兵綁著站在籠子旁邊。只見他一面掙扎,一面道:“放開我,你們這群卑鄙人!”

  若兒見了蘇拂,激動的站起來,“扶……蘇拂,你有沒有受傷?”

  戚軒笑道:“都自身難保了,還想著情郎,真是個癡情的姑娘。”

  蘇拂搖搖頭,道:“若兒,我沒事,不必擔憂。”

  這時,李蘊和李緋恰好趕到。

  李緋指著籠子里的若兒,笑道:“是她,是那只妖,哥哥,她終于被抓住了,她終于被抓住了。”

  李蘊看著若兒,擰緊眉頭,一句話也不。

  人越來越多,議論聲越來越大。

  “這兩個難道也是妖?”

  “太可怕了,居然這么多妖……”

  “要真有這么多妖在,以后都不敢出門了。”

  “吶。”

  “……”

  胡亥呢喃,“妖?”

  在他的印象里,就只見過卓凡一一只妖,從他出現到如今,也沒見做什么害饒事,反而對錦珊好的不得了。

  若兒抓著籠子,道:“多摩,放開他,有什么事你沖我來,就像你的,他只是個人類罷了。”

  多摩勾唇笑了笑,“的確是沖你來的,但我卻不能放了他,因為好戲還在后頭呢!”

  他完,若兒腳下便出現了一個奇怪的陣法,過了一會兒,她便陷入了另一個世界。

看過《長宮賦》的書友還喜歡

疯狂的捕鱼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