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來小說網 > 仙界棄土 > 第251章 神器的一擊

第251章 神器的一擊


  周愛萍仔細想了想,最終還是搖搖頭說道:“我神農門流傳至今已經有超過5000年的歷史了,一直把這神農谷當作本門的根本重地,卻沒有關于這神秘山谷的來歷的說法流傳下來,我不知道。”

  “我剛剛進來的時候,我的一位朋友卻認出了神農谷的來歷。”他說著,意念與陰陽鼎一溝通,陰陽鼎便從他的胸前跳了出來,落在地上,還原成了三尺多高的青銅古鼎的樣子,開口說道:“我是當年神農大帝手下的四大神器之一,陰陽鼎,主要工作是幫大帝煉丹。”

  周愛萍沒有見過神器,不過卻不妨礙她知道神器的強大與神奇。此時面對陰陽鼎,登時肅然起敬,起身行禮說道:“見過陰陽鼎前輩。不知道前輩有何指教?”

  陰陽鼎傲然說道:“這所謂的神農谷,應該就是神農大帝當年四大神器之中的百草鞭,在面對異界入侵者的戰斗中損壞之后,被大帝拋在了這里。現在大帝已經隕落數萬年,我們幾個則流落四方。現在我們三個已經會過面,只是一直沒有這百草鞭的消息。沒想到今天在這里發現了他。現在的百草鞭已經基本沒有了氣息,也不知道還能不能救得回來。我想把百草鞭帶到藥王斗那里,藥王斗的辦法多,也許還能救他。只是這樣一來,你們這神農谷就將不復存在了。看在你是田旭的朋友的份上,我老人家破例出來和你說一下原委,不過這百草鞭,我是一定要帶走的。”

  他長篇大論地說了一大通,語氣卻算不上客氣,仿佛與對方說這一通話,就是給了對方天大的面子似的。

  聽到陰陽鼎如此不客氣的語氣,周長天不禁氣惱起來,說道:“你說是什么百草鞭就是百草鞭嗎?這是我神農門傳承數千年的神農谷,怎么可能讓你說拿走就拿走?我們就是不給,你又能怎么樣?”

  陰陽鼎傲然冷笑,說道:“小家伙,跟我老人家說話,最好客氣一點,否則我不介意給你一點顏色看看。”

  周長天越發生氣,說道:“我就在這里,你一只破鼎,又能拿我怎么樣?”

  陰陽鼎在地上轉了個圈子,不再說話,忽然發出“咣”的一聲大響。這聲音是定向的,只是傳向周長天,周圍其他幾人并沒有感覺到這聲音有什么特別的,但是田旭卻是明白陰陽鼎作為神器的可怕之處,唯恐陰陽鼎生氣之下真的傷了周長天,連忙利用精神領域在周長天與陰陽鼎之間凝聚出一道屏障。

  在精神領域的作用下,陰陽鼎發出的聲音宛如一支巨杵,筆直地撞向周長天,而田旭凝聚出的屏障則在第一時間擋在了那巨杵之前,被那巨杵一擊之下,破碎成千百片,消失于無形。而那巨杵也在這一擋之下,暗淡得幾乎不再可見,卻仍舊撞在了周長天的身上。

  周長天被這聲音巨杵一擊之下,全身劇震,登,登,登,連退數步,一跤向后跌倒。被田旭的精神領域從背后扶住后,仍舊全身顫抖,搖搖欲墜。

  只聽田旭說道:“都是自己人,不要動手。”隨后。田旭的左手在空中輕輕一捏,把一個小小的東西遞給周長天。紫煙在旁邊沒有看清田旭遞給周長天的是什么,不過周長天和周愛萍都明白田旭遞過來的東西,正是周長天在被陰陽鼎的聲音擊中之前放出來的蠱蟲。

  這蠱蟲是周長天的最終絕技,卻沒想到在田旭的手中如此不堪一擊。田旭遞給周長天的蠱蟲,絲毫沒有受傷,卻被田旭輕松活捉了。要知道,活捉這樣一只蠱蟲,比起將其打傷或者打死,難度不知道大了多少倍。

  周愛萍沒有對陰陽鼎的實力表現出任何驚訝之情,因為她了解一件神器的實力。但是對于田旭的精神領域,她卻不得不服,問道:“這就是精神領域嗎?竟然能夠擋住神器的一擊?”

  陰陽鼎只是冷笑,并不說話。田旭說道:“確實是精神領域。不過您說能擋住神器的一擊就太夸張了。剛才陰陽鼎前輩并沒有正式攻擊周兄,只是稍作震懾罷了。即使我不出手,也不會傷了周兄的性命。只不過周兄既然放出了蠱蟲,如果我不出手的話,這蠱蟲肯定會被毀了,周兄的修煉成果恐怕也會毀于一旦。”

  他傳音給陰陽鼎,讓他暫時不要說話,對周愛萍母子解釋道:“陰陽鼎作為神器中的佼佼者,高傲的心性容不得我們的任何挑釁,周兄出言無禮,陰陽鼎如果不出手,就不是他了。百草鞭是他的兄弟,即使百草鞭中的器靈已經消亡,陰陽鼎也不會讓他被我們這們的低品階修煉者所褻瀆的。我剛剛難的也是這點,這神農谷你們恐怕很難再保有了。好在我與陰陽鼎的關系完全是自己人,我會盡我所能,給你們神農門一些補償,不過恐怕還是根本無法彌補失去這神農谷的損失。”

  周長天吃了這一個虧,嘴上卻仍舊不肯服軟,嘟嘟囔囔地說道:“反正我們也爭不過你們,說什么補償不補償的,還不是強搶?”

  周愛萍唯恐兒子再惹怒陰陽鼎,聽他這樣說,便要開口斥責。但是田旭搶先說道:“說是強搶也不無道理。不過周兄可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這神農谷對于你們神農門來說,只不過是一個地方,或者說是一件物品。而對于陰陽鼎來說,卻是并肩作戰多年的手足兄弟,如今在這里被人抽取靈氣用來修煉,他的心里怎么能夠忍受?換作是我們,只要有一點能力,也不能接受吧。你們看這樣好不好?就由我負責,給你們找一處新的修煉空間如何?我不敢保證靈氣比這里更濃郁,但是肯定會比外界的那些門派的靈山什么的要強一些。”

  聽田旭這樣說,周長天也就不再說什么了。實力不如人,根本無法抗衡對方,現在田旭給出這樣一個漂亮的臺階,心里雖然還有疑慮,卻也只能就坡下驢了。不過田旭說給神農門找一處新的空間,倒也并不是隨口敷衍,他是想到了天山之中的那處魔獸空間。那里雖然為魔門所占據,不過魔門似乎也沒有能力把那里經營得多么嚴密,自己如果把那里奪過來,再想辦法把入口用陣法保護起來,還是很有可能把那個空間占下來的。

  這時,卻聽周愛萍說道:“長天這孩子,脾氣還是這樣,陰陽鼎前輩不要跟他這小孩子一般見識。這神農谷,雖然是我們神農門傳承多年的基地,如今卻已經今非昔比,一年不如一年,遠不如從前了。我們原先以為這是因為地球靈氣日漸稀薄的緣故,今天聽陰陽鼎前輩一說我們才明白,這里的靈氣應該是百草鞭前輩自身的元氣所化。被我們神農門當作靈氣的來源,長年累月地吸收,恐怕已經對百草鞭前輩造成嚴重的傷害了。陰陽鼎前輩肯不追究我們的責任已經是萬幸了,哪里還敢要什么補償?”

  田旭居中調停,說道:“大家都是自己人,就不要客氣來客氣去了。事情就是這么個事情,新空間的事情就包在我的身上了。無論如何,在我渡劫飛升之前,我一定會把新空間送到神農門來。”

  他頓了一頓,接著說道:“這百草鞭我和陰陽鼎恐怕無法一次帶走,我會先去找藥王斗前輩,請她來決定最終怎么處理。這一趟我估計需要幾天的時間,這幾天之內,還請周阿姨和周兄幫忙照顧一下百草鞭。另外,如果你們需要什么靈藥或者丹藥、靈性食物的話,也可以先告訴我,只要我有的,一定不會吝嗇。”

  周愛萍想了想,說道:“我并沒有什么特別需要的,不過長天這孩子修煉這奪天蠱法,對身體精血損傷太過嚴重,我擔心他無法堅持到凝丹。田旭你剛剛送給他的那些靈性食物,應該能夠讓他的元氣得到一些補充,多堅持上一兩年。作為他的母.親,我仍舊有些不放心。田旭和陰陽鼎前輩如果有什么好辦法,能不能再幫他一把?”

  田旭想了一下,自己好像也沒有什么太好的辦法,只能為他提供足夠的靈性食物來補充損失掉的精血了。于是便說道:“靈性食物應該是彌補被蠱蟲吸收掉的精血的最佳辦法了,周阿姨你放心,只要周兄需要,我那里的靈性食物還是能夠支撐一陣子的,想必應該能夠滿足周兄的需要了。”他的這個辦法并不算高明,卻是簡單直接而且有效的辦法。只不過只有像他這樣的超級土豪才能用得出來,換作是修煉界中絕大多數修煉者,恐怕都無能為力。

  陰陽鼎有一陣沒有出聲了,此時忽然開口說道:“這奪天蠱法有著致命的缺陷,修煉這個功法實在是壞處比好處更多一些。不過既然他已經開始修煉,再想改變就不容易了。好在田旭你可能有辦法幫他反這功法中的一些缺陷改進一下,消滅隨時會被吸干精血身亡的危機。”

  田旭好奇地問道:“不對呀陰陽鼎,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你怎么知道的呢?說說,我需要怎么做?”

看過《仙界棄土》的書友還喜歡

疯狂的捕鱼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