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來小說網 > 甜蜜,盛嫁寵婚 > 第505章 減輕痛苦

第505章 減輕痛苦


  “奶奶。對不住啊。您也看到了。秦雅芙這個狠心的女人因為點兒誤會。不顧外面的大雨就往外趕我。還說讓我被雨澆死。被雷劈死這樣的狠話。您說她是不是太過分了……”

  林子航背靠在門上。跟對門老太太訴起了苦。

  “喲。小秦呢。”陳奶奶抱打不平的精神充分發揮出來。“你可不能咒自己丈夫不好。哪有這樣做妻子的。別看你平時對奶奶好。那奶奶也得說你幾句……”

  秦雅芙忍無可忍。忽地打開房門。這一老一少。兩個糾纏不清的貨真是要命。

  門是朝里面開的。林子航正在激動當中。完全沒想到秦雅芙會這么痛快。整個人毫無防備地就倒進了屋子。

  好在他的反應夠快。身子迅速扭轉。一把抱住原本就搖搖欲墜的秦雅芙。結果變成兩個人一起摔向地面。

  秦雅芙更是措手不及。悶哼一聲。徑直被他的身體壓倒。

  林子航及時地伸手護住她的頭。兩個人撲倒在地。

  “哎呀。你們沒事吧。”陳奶奶被眼前的一幕嚇得夠嗆。慌忙跑過來查看。

  “沒事。沒事。”沒等秦雅芙說話。林子航忙扶著她站了起來。

  “奶奶。您回去休息吧。我們沒事。”

  “哦。那就好。你們以后不要再鬧了。好好的小夫妻。總這么吵都把感情吵沒了。別像我。我和老伴吵了半輩子。他一狠心扔下我先走了……”陳奶奶滿懷地傷感嘮叨著進了自家屋子。

  林子航半彎著腰關上房門。看向秦雅芙的眼神滿含幽怨:“你是故意的。就想摔死我是吧。”

  “是。我是故意的。你剛剛說了好多個‘死字’。不就是不想活了嗎。不過那也是我的心里話。最好都死了才干凈呢。”秦雅芙恨恨地詛咒道。與其是在說他。倒不如是說自己。這種身心俱疲的滋味真是生不如死。

  秦雅芙這里客廳用于照明的只是一盞昏暗的小瓦數燈泡。林子航又知道自己這么胡鬧肯定惹她討厭。所以就沒看出來她臉色的不正常。只顧想著自己的心事。

  林子航靠在門上。并不動地方。身子也沒直起來。反而雙手扶著左腿叫喚:“疼死我了。都快疼死我了。怎么就說不得‘死’字。有可能我今晚就得疼死了。還活什么活。”

  秦雅芙知道他既然來了。肯定得尋個因由。做好了不相信他鬼話的準備。卻想不到他會提起這條腿的事。八年前。如果不是為了救自己。他的腿不會受傷。如果他的腿不受傷。他們也未必會走到今天。

  所謂“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這場緣分的始末也說不清楚倒底是對是錯。是好是壞。

  只是。她不承認自己因為心里內疚才會跟他相愛。但她的確是很在意他這條腿的。當初就為了防止留下后遺癥。她甚至硬是堅持到結婚半年后才肯跟他圓房。之后。她也一直很注意的。

  現在他又指著這條腿說事。由不得她不相信。

  之前的氣惱一時被拋到了腦后。她忙過來攙扶。打算把人送到沙發上。

  林子航立刻趴到她的肩上。把頭埋進她的頸窩里。貪婪地吸了口氣。

  秦雅芙反感地后退一步。卻不敢推開他。只是氣惱地問道:“你是真疼還是假疼。”

  “當然是真的了。這腿疼還要造假嗎。”林子航翻著白眼答道。

  秦雅芙只好用盡全身的氣力把人攙到沙發上坐下。

  林子航又趁機抱著她不想松手。

  “你到底哪兒疼。”秦雅芙不耐煩起來。怎么想他怎么別扭。

  “就是腿疼唄。你不相信就疼死我好了。”林子航也開始賭氣。伴著“嘶嘶”地抽氣聲。好像疼得受不了的樣子。

  秦雅芙嘆著氣。掙開他的懷抱。蹲下身子查看。

  “喂。這沙發也太矮了吧。坐著不舒服。”林子航憋屈地感嘆。

  “那就送你回家吧。我這里哪有適合你的東西。”秦雅芙賭氣。不就是嫌自己這里狹窄嗎。

  “不行。我不能再折騰。都疼死了。”林子航半撒嬌。半痛苦地賴在原地不動。

  “那怎么辦。”看到他抱怨沙發矮。秦雅芙愈加不信任他。想到他一向奸詐。只怕是又在耍什么花招。

  “那。”林子航心虛地瞄了一眼臥室。終還是沒敢直說。只是嘆了口氣。“那你就在這里幫我揉一下吧。”

  本來秦雅芙打算好。只要他提出進臥室。立刻趕他走人。想不到他居然忍住了。不由得對他的話又信了幾分。

  看到她的眼神里充滿了關切。林子航的情緒好像得到點兒緩解。不再跟她兇。只是雙手一直揉搓著大腿。委屈地絮叨著疼。

  “為什么疼。都過去這么多年了。怎么還會疼呢。以前也沒聽你說過啊。還是又傷著了。”她問得很小心。蹲在一旁。左右看看。也看不出什么來。

  “以前就疼。怕你擔心才不說的。”林子航表現得很大度。“要說受傷。嗯。對。是上樓的時候絆了一跤。”

  林子航本也沒想好是怎么傷的呢。聽她這么說就順竿爬了。

  “上樓的時候絆的。”

  秦雅芙抬起頭來瞪著他:“你幾歲了。上個樓還能絆著腿。在哪里絆的。”

  她當然了解他的詭計多端。怎么聽都像是在利用自己的同情心呢。

  他沒想到她會問具體地點。這跟他來時就是一股沖動。隨便找個腿疼的理由糊弄她一下的想法有些出入。不過。卻也沒有難住他。

  “我就是上你這里的樓梯嘛。什么破地方。樓梯高低不一樣不說。一樓的燈還壞了。我一下子沒看好……”

  “下這么大的雨。你不陪著年玥。跑我這里來干什么。”秦雅芙忽地站了起來。這家伙滿嘴跑火車。沒有一句實話。虧她剛剛差點就相信他說的話了。

  “哎。你別走。哎。哎喲。”

  林子航一看她要走。忙又哀嚎:“我的腿都快疼死了。你還在懷疑我說謊。你的心是不是肉長的呀。你就這么不相信我。你就嫌我過得舒坦是不是。”

  他只能拿話激她。

  他這么半真半假的鬧騰。弄得秦雅芙也心慌意亂的。她頭暈得厲害。不太能分辨得清楚他的真偽。反正今天就是不管他。他也不可能消停。還是再看看吧。

  秦雅芙重新蹲下來。把手放到他的腿上:“既然是絆了一下。絆到哪里了。我看看。”

  這句話一出口可成全了某人的陰謀。他忙不迭地站起身來脫褲子:“給你看。給你看看傷得有多重。”

  秦雅芙感覺他的行為太過古怪。伸手想要阻止他。卻哪里快得過他。

  他迅速把沒受傷的那條褲腳扯下來。又表現得無比痛苦的。一點一點把剩下的那條褲腳褪掉。

  秦雅芙一方面討厭他的無恥。另一方面卻忍不住去看他的那條傷腿。

  當年縫針的傷疤依舊。其他地方。看起來倒是還好。沒見青瘀。沒見紅腫。

  “這。也沒什么事啊。”

  秦雅芙遲疑了下。沒敢直說他是裝的。萬一他的傷在內里。因為自己沒看明白。平白傷了他的心也不好。

  “哎喲。疼。”

  林子航知道她不好糊弄。只是抱住大腿嚎叫:“你快給我揉揉。再不揉就疼死了。”

  看他疼得臉部肌肉都抽搐起來。由不得秦雅芙再繼續保持冷靜。只得撫上他的膝蓋邊揉邊問:“哪里疼得厲害。咱們去醫院吧。”

  “不用去醫院。你幫我揉揉就好了。”

  林子航的嘴角已經有了笑意。可實心眼兒的秦雅芙卻急得不行。雙手不敢用力。又擔心太輕了不起作用。只得小心翼翼地問道:“這樣行嗎。”

  “行。挺好的。再往上點兒。”林子航挑眉望著專心為自己“服務”的人。心情愉快至極。

  “好。是這里嗎。”秦雅芙還蒙在鼓里。柔細的手指按在某人的大腿上。一心只想著為他減輕痛苦。

  “往上。再往上。對對對。再往上。”林子航繼續指揮。

  秦雅芙被他說得暈頭轉向的。既著急又委屈。自己還自顧不暇呢。這個冤家卻來找事。

  “嘶。就是這里。”林子航在她的手快接近某處時。一把按住。

  “就是這里。疼死我了。”他低下頭。另一只手快速扣住她的后腦。在她還沒完全反應過來之前......

  秦雅芙終于知道自己左躲右閃了半天。還是難免上了他的大當。

  這時。他的腿什么毛病都沒有了。但秦雅芙也已經沒有時間去責問他的說謊問題了。她皺著眉頭大罵:“林子航你個王八蛋。你怎么好意思這么缺德……”

  “我不管。我都疼死了。我的心都疼死了。既然你注定是我這輩子唯一的女人。我為什么要放縱你五年。我為什么要過五年的苦行僧生活。”

看過《甜蜜,盛嫁寵婚》的書友還喜歡

疯狂的捕鱼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