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來小說網 > 豪門甜寵:嬌妻哪里逃 > 第六百八十章 歇斯底里

第六百八十章 歇斯底里


  “你知道的,顏慈雅現在找到我別墅,說是要住下來,也不肯去其他的新房子住。我也沒有什么借口讓她離開,挺難辦的。我現在啊,覺得公司真是個人間天堂。”于浩然向秦淮吐著這幾天的酸水兒。

  “景總,您還是忍忍吧。那……您這就算選擇顏小姐了?”秦淮對于浩然的這個選擇覺得有點詫異,他還以為于浩然會選擇佟佳欣。

  “我不知道……這算什么選擇啊……明明是顏慈雅自己找上門來的。要說選擇,可能,我更想選擇佟佳欣……我可能,真的愛上她了……”于浩然很坦白地跟秦淮說著這些,秦淮也點了點頭。

  “景總,再過段時間看看吧,事情會有轉機的。”秦淮也不知道這件事情該怎么幫助于浩然解決,只能好好地鼓勵他。

  “但愿吧。我現在看著顏慈雅天天在我面前晃著,真的很恍惚。這么多天下來,我真的無法對她動心了,再相處下去,我只能越來越想佟佳欣……”于浩然現在真的很想念佟佳欣,他現在就想見見佟佳欣,聽聽她的聲音。他不希望那個擁抱是最后一個……

  “對了,秦淮,我打電話給佟佳欣了。我不知道自己說沒說錯話,我說了一些看似是表達愛意的話,不知道她會不會很為難啊,我現在就是害怕她會為難……”

  “你說吧,說了些什么?”

  “我說我想讓她照顧我,陪在我的身邊。”

  “這個還真難說。不過,如果蘇小姐像你一樣,你們都對彼此有愛的話,我想你這么說她會很開心的,這就要看景總你對自己有沒有自信了。我想,蘇小姐也是愛你的,我看出來的!”其實,秦淮一直都有觀察于浩然和佟佳欣一起相處的時候,他們在細節的地方展現出來的東西,包括他們的肢體動作,他們的語音語調,都能看出他們彼此在乎著。對于八卦,秦淮還是很在行的,看出來這些,也不在話下。

  “就你能,這東西還能看出來?”于浩然表示秦淮實在吹牛,說話的氣氛輕松了下來。秦淮看于浩然開始放松下來了,覺得如釋重負一般。

  “當然了,這都歸功于安東尼天天跟我討論八卦技巧。”秦淮和安東尼在八卦這件事情上可真的是花了不少的功夫。

  “看得出來,你倆在一起就沒說過我什么好話,說吧,以前都八卦我什么了?”于浩然跟秦淮翻舊賬,質問著秦淮。

  “景總,都是安東尼啊!都是他先起頭的,他的外交能力那么強,肯定能撬開我的嘴,所以,不能怪我……景總,您就是要怪我,也別給我扣工資……”秦淮跟于浩然開著玩笑,兩個人談話的氛圍很輕松,于浩然也感覺在這里沒什么壓力。

  “行了行了,別在這跟我貧了。最近工作上有什么問題要講。”于浩然把握度把握得很好,這也讓他跟秦淮能夠保持良好的關系。輕松過后,于浩然立馬回到了工作狀態,認真地跟秦淮問起今天的工作安排。

  “是這樣的,最近的銷售額……”雖然于浩然到公司已經是下午了,但是于浩然還是認真地工作著,絲毫沒有懈怠。

  秦淮給于浩然介紹完工作之后,于浩然就拿過文件開始看了起來。

  “景總,其實這個文件不是很著急,您可以明天來的時候再看,時間也不是很早了,您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秦淮擔心這幾天的連軸轉會讓于浩然的身體吃不消,希望于浩然能回家多休息休息。

  “不了,現在感覺在哪都不如在公司,你想先走就先走吧。你這幾天也沒怎么閑著,要請假我直批。”于浩然對秦淮很慷慨,也算是報答秦淮。

  秦淮看于浩然正在認真看文件,不想打擾他,就離開了。于浩然雖然話那么說,但是秦淮也不是那種好吃懶做的人,反而他是那種沒有工作做就渾身難受的人。其實秦淮今天需要做的工作早就已經做完了,但是他今晚也沒有約,最近也不想去喝酒吃飯的,回家也沒什么事情做,還不如在這里加加班。其實,辦公室對于秦淮來說又何嘗不是一個舒服的地方呢,而且還能認識像于浩然那么好的老板。

  因為于浩然不想回家,所以就一直待在公司加班,對于顏慈雅他希望眼不見心不煩。但是,在家里本來就無所事事的顏慈雅坐不住了,趕緊給于浩然打電話。

  “于浩然,你在哪?怎么還不回來?”顏慈雅用很急切的語氣跟于浩然說話,言語中還有點帶刺。

  于浩然一接起來就是顏慈雅的聲音,還是用的這種語氣,這讓于浩然很不爽,覺得顏慈雅真的很不尊重人。于浩然也很不耐煩地回應著顏慈雅:“我在公司加班,你先睡吧。”

  “于浩然,你告訴我你到底在哪,你真的在公司嗎?”顏慈雅對于浩然疑神疑鬼的,一點信任都沒有。

  “你這是什么意思,是在懷疑我嗎?不在公司我還能在哪?”顏慈雅這么一問讓于浩然對她更沒有什么好語氣。

  “在哪?你自己心里沒有數嗎?是不是去見那個什么佟佳欣了?”顏慈雅一句話擊中了于浩然。于浩然現在是想見她,但是想見見不著。

  “你能不能好好說話,我去見了又怎么了?佟佳欣是我的朋友,你能不能放尊重一點?”于浩然對顏慈雅這種語氣很生氣。

  “于浩然,你這是在維護佟佳欣嗎?我不明白了,你們男人是不是都喜歡那樣的?”顏慈雅有點失去理智了,歇斯底里地跟于浩然說著佟佳欣的不好。

  于浩然一聽顏慈雅是這樣子惡劣地說他心愛的人,現在不是單純地覺得顏慈雅不尊重人,而是覺得她惡意地揣測佟佳欣了。于浩然不知道當年那個性感溫柔的顏慈雅去哪了,為什么現在在他面前的是這么一個歇斯底里的顏慈雅。

看過《豪門甜寵:嬌妻哪里逃》的書友還喜歡

疯狂的捕鱼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