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就來小說網 > 天國的水晶宮 > 第一千七百零四章 從天上劃過

第一千七百零四章 從天上劃過


  伊萊夏爾的市民們就這樣看著這個是他們本島十倍面積以上的龐大島嶼,撞在了規模是奧拉赫蘭百倍以上的螺旋要塞上。

  這個暫時被系統定名為scp03的島嶼,在后有了“中途島”這樣聽起來就特別囂張的名字,但現在,卻暫時還是不為人知的。

  當然,方才撞擊剎那間的聲勢倒是驚天動地,但要塞和島嶼同一時間分崩離析粉身碎骨給周圍整個天區下上持續好幾天的流星雨這種事卻并沒有發生。大約是由于scp03島嶼其實還是挺大的,亦或者螺旋要塞也是挺硬的,在托普魯克之墻被撞得過載消失了之后,剩下的動能便不能再對要塞的主體建筑結構形成致命性的損害了。總而言之,肉眼可見的破壞,便(只)是和島嶼接觸的那一面城墻的徹底沒了,以及幾座塔樓和堡壘徹底垮塌。

  可是,對要塞真正的打擊卻絕非只是撞擊而已。

  要知道,一個總面積是伊萊夏爾本島十倍以上,就算是丟到辰海和墜星海也算得上是著名大島,能成為一個島國立國本土的陸地,會是何等的質量。當其將自己全部的重量壓在要塞之上,卻一副正在受到萬有引力的影響緩緩降落的時候,就算是當年懸浮于天際不滅的文明燈塔,永不墜落的蒼天方舟,也不可能繼續保持自己在天空中的位置了吧。

  就算是要塞恢復了全盛的動力,哪怕是多藏著幾個艾俄修斯之眼都不可能,更不用說是一套備用的導力爐了。

  很快的,內部的眾人很快就發現這個讓他們肝膽俱裂的事實——蒼天方舟正在墜落。雖然速度并不快,比起自由落體那是要慢多了,但也的確是在墜落。

  泰蕾莎女大公和莉婭絲菲爾從方才仿佛十級地震的天翻地覆中平復過來了之后,很快就發現了這個事實。

  兩位女騎士面面相覷,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駭然和驚嘆,又看了看不知道何時插……啊不,頂在要塞肋部的陸地,一時間都覺得頭腦有些麻木了。

  “所以,這是什么啊?我一直以為,當我一戰之后,發現自己被龍騎士團和大圣堂召來的天使們圍攻都是不意外的。畢竟卡琳家的野小子就是有這樣的號召力。可真的萬萬沒有想到會……會是一個大陸啊!”

  以泰蕾莎的視野來說,這當然就是大陸了。畢竟這片不知道何時出現的陸地,其邊際確實已經衍生到了的視線之外。

  “我原本以為,我們所做的就是最大的手筆了,但和這個比起來……陸希·貝倫卡斯特為老師所準備的后手是這個規模。他到底是處心積慮了多久啊!所以,這就應該是傳說中的世界拼圖了吧?”

  “我一直以為那是個傳說呢。比起會產酒的椰子樹還不現實,比會噴出糖漿的火山聽起來更不可思議。”

  “那兩個已經有了啊,都在新大陸發現了啊!”

  這兩位畢竟是騎士而非施法者,對歷史和神秘學的掌握也只是(超凡者中的)普通水平,一直到現在才終于意識到究竟發生了什么。

  泰蕾莎和莉婭絲菲爾必須要慶幸,方才的撞擊讓所處的回廊遭受了斷裂和垮塌,使得戰斗時的雙方不得已分離了。要不然,她們可沒余力在這邊觀察情況呢,不被精靈們圍毆致死就不錯了。要知道,就在方才發生碰撞的那一刻,也許是要塞的中樞機關自動將絕大多數的動力都用在了護盾上,兩人身邊的戰斗傀儡幾乎全都失去了動力,頓時就變成了孤家寡人。

  真的打不下去了。哪怕是泰蕾莎這樣的武癡,也不得不這么確定。

  “所以,我們的謀劃就算是又一次毀在卡琳的野男人手里了啊!你有什么打算?”

  “我?我不知道……拉瑟爾老師那邊,我已經幫不上什么忙了。”莉婭絲菲爾露出了慘然的笑容,下意識地看了看那邊燈火通明的伊萊夏爾,隨即又搖了搖頭,有些僵硬地反問道:“您呢,您有什么打算?”

  “未來女士答應過的,對于我們這些柱來說,在耽誤計劃的情況下,有最大的自主權。現在計劃已然如此,也就沒必要苛求了。至于我的話……嗯,這里的事了了,作為龍堡大公的義務也算是完成了,之后,可能便是游歷世界,繼續尋找武道的本源。心血來潮說不定會找幾個傳人,甚至是找個好男人嫁了吧,一直等到未來女士的下一次召喚。呵,別看我每天這樣無精打采的樣子,對于即將降臨的新時代,也是很好奇的呢。”泰蕾莎女大公將寶劍收回了劍鞘,跨步走到了城墻邊,將手搭在唇邊做了一個呼哨。

  一只比起普通雄性個體大上一倍以上,通體的羽翼和鬃毛都呈金黃色的巨型獅鷲發出了清亢的鳴叫聲,不知道從哪里鉆了出來,從天而降。

  “我到現在連個愿意娶我的蠢男人都找不到,但你和我可不一樣,莉絲,你是有個好男人的呢。所以,別隨隨便便放棄生命,放棄你的義務。雖然認識的時間不長,但我還真的蠻中意你的呢。那么,回見……”泰蕾莎女大公向莉婭絲菲爾招了招手,一個縱身躍到了大獅鷲的龍鞍上,振翼而去。

  莉婭絲菲爾在原地目測著對方的遠去,表情已經再看不真切了。

  而另外一邊,正身處螺旋要塞某個不知名角落深處,身著紅衣的小女孩坐在一頭超大號角魔的肩膀上,鼓掌大笑,一副樂不可支的樣子。

  “真是太有趣了。居然真的有人想到用世界拼圖開撞啊!當年我們怎么就沒想到這種手段呢?哈哈哈,那個人,對,那個叫陸希·貝倫卡斯特的人類,真是很有趣啊!我太喜歡了。”

  小女孩很開心,正在充當她臨時椅子的角魔,以及半趴在地上的狂戰魔也都趕忙露出了有些僵硬卻又過于燦爛的笑容。

  “因為我們這群深淵種本來就不屬于主物質位面的一員。這是我們出生附帶著的詛咒,主世界的碎片是不可能回應我們的。”回答的是一個“老年”的巴洛炎魔,渾身上下都是有點遲暮的灰黑色調,正是大名鼎鼎的深淵宰相鄂倫達爾。

  此時,這位深淵惡魔中首屈一指的術法大師和學者,正站在一座大門前,一邊認真審視著上面的符文,一邊分出半邊心思回答小女孩的問題。他的態度很和藹很耐心,甚至可以算得上是慈祥,咋一看就像是位在帶孫女的老祖父。

  “不過,老爺子,你為什么方才要試著給他一記死亡一指呢?”小女孩,也即是剛剛當上深淵領主的魅魔莉莉薇小姐,疑惑地問道。

  “試探一下他有可能存在的底牌吧。他沒辦法反擊,也沒辦法追查,沒有比這更好的機會了。”老炎魔笑著道:“反正啊,不管成功的拉瑟爾·克萊門特,還是陸希·貝倫卡斯特,都沒什么區別呢。”

  “嗚嗚,自然是這個道理的呢。”小女孩嘟著嘴巴,不滿地道:“只是,他剛才要是被老爹打死了,就算是我也會不開心的呢。人家是會生老爺子的氣的,至少也氣上一百年的說。”

  “好好,是老爺子的錯。”老炎魔繼續和藹地笑著,笑得更像是個含飴弄孫的普通老大爺了。只不過,旁邊的圍觀群眾,也即是充當椅子的角魔將軍伊孔和充當桌子的狂戰魔深淵領主哈羅丹,卻依舊只是陪著僵硬的笑臉,全程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這時候,另外一位鄂倫達爾祭司,罕見的雌性煉魔安莉瑞爾從走廊的盡頭出現,走了過來:“老師,已經確定了了,要塞正在下降。內部大多數的傀儡已經失去了動力,英靈的行動力也大打了個折扣,倒是貝爾基爾和夏多爾丹帶來的那群奴隸還在維護那個導力爐,總體運轉還很穩定。不過,他們本人已經落荒而逃了,目前下落不明。”

  “這倒是很符合他們的作風。”莉莉薇笑吟吟地道。

  “我們必須要抓緊時間了,老師。”安莉瑞爾認真地道。

  “不必擔心。當蒼天方舟的機能受到重創的時候,其余所有設施的防御機制也就沒那么嚴密了。所以,我要等待的便就是這一刻呢。”鄂倫達爾揚起了雙手,在巨大的門上摩挲著,然后閉上了眼,將自己的魔力深入了其中。

  兩分鐘后,在眾魔的目睹中,大門上光暈縈繞,形成了規則的符文圖形。然后,便只聽咯吱一聲,大門開始緩緩地開啟。

  “走吧,莉莉薇,安莉瑞爾,你們的未來都在這里了。”老炎魔牽著小女孩的手,讓她輕盈地落在了地上,準備進門之前,又道:“伊孔,哈羅丹,感謝你們的服務了。”

  “相,相爺,我等不敢,實在是不敢啊嗚嗚嗚……”

  “守好這座門,莫要讓別人進來。此外的這座要塞的一切神秘,便都交給你們了!”

  兩位高等惡魔領主趴在地上痛哭流涕,一副被感動得準備以死相報的樣子。至于這其中到底有多少是真的,便只能憑感覺去琢磨了。

  當然了,至少鄂倫達爾確定,這里兩個家伙一定不敢進門,那也就足夠了。

  超凡者們正在思考未來,非人們正在追求未來,但普通的凡人們,在這時候,當他們遇到超出自己想象的事情時,當然便只能隨波逐流了,徹底放棄思考了。就譬如說現在伊萊夏爾的普通起義市民們,再再譬如說,已經占領了風音閣等要害設施,就等著開門迎王師入城的塔蘭大叔和他的小伙伴們。

  “叔,那,那島子在降落啊!”

  “我看到了!”

  “老爹,你不是說那是天國降臨了嗎?”

  “我沒說過!”

  “塔蘭大哥,我們咋辦啊?”

  “我不知道,就等著唄。讓大家冷靜,對,現在只能冷靜。”

  “岳父,我護送你逃跑吧。”

  “真要降下來能跑到哪里去啊?等等,你剛才叫我什么?你把多蘿西怎么樣了?勞資neng死你!”

  不管怎么說,塔蘭大叔和他的小伙伴們再一次成功地穩住了大多數起義市民,使得事態沒有繼續惡化。他們今天晚上一切的行為都在超神,未來能上歷史教科書也是可以理解的呢。

  于是乎,巨大的島嶼就這么推著同樣巨大的要塞,以向著斜下方的軌跡劃過了伊萊夏爾的天空,掠過了奧爾索。它們一路帶起的氣流確實制造起了颶風,也確實有造成了一定的傷害,但總算是沒有把另外一個倒霉的住人島嶼撞成碎片呢。

  在伊萊夏爾的普通市民看來,他們就像是一群螞蟻一般,只能絕望地看著巨人的腳底抬到了自己的頭頂,那陰影瞬間便仿佛籠罩了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即將落下毀滅“世界”,但自己卻無處藏身。好在,巨人的腳終究沒有落下,卻是提著掠到了遠處。至于別的“世界”會不會因此被毀掉,他們實在是管不過來了。

  譬如說,現在某只即將踏上星辰啊不,遠方新世界征程的領導者們,就這樣欲哭無淚地看著自己已經七零八落的船隊。

  就在方才,島嶼劃了過來,其引發的劇烈飆風一瞬間就襲向了這支剛剛離開躲藏地的小艦隊。不少船只躲避不及,甚至直接撞在了要塞和島上,瞬間毀滅。等到經驗豐富的船長們把剩下的船只聚攏逃脫的時候,發現只剩下三分之二不到的人手和船了。

  更重要的是,司令官所在的旗艦也正是那撞上了要塞的倒霉蛋之一。

  “蓋澤特大人,我們怎么辦啊?”普朗克船長看著艦隊二把手魯道夫·蓋澤特。后者要不是正好來自己的船上辦私事,怕也隨著旗艦粉身碎骨了。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天國的水晶宮》的書友還喜歡

疯狂的捕鱼官网下载 基金配资10倍 山东群英会号码走势图 加拿大快乐8预测 吉林11选5乐选2玩法 黑龙江快乐十分玩法介绍 炫多配资 安徽11选5组3走势 广东十一选五历史记录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广西快3一定牛号码推荐 中国体育彩票有没有快乐飞艇 今日上证指数k线图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25 正规股票t十0交易 燕赵排列七开奖号码 北京快中彩